红泪洒满天谁咏歌赞项羽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我曾经读过一首诗,名叫《河传(春浅,红怨)》,作者是清朝的纳兰性德。诗中描述春天里的雨和花,双环把它们包裹着。我的泪水默默地滑落,阑珊处,那股香几乎已经消失殆尽。斜倚在画屏边,回忆往事,所有情感都化作了一字相思。那时候,垂柳和花朵充斥着景象,一群蝴蝶儿在花间飞舞。我看到的这篇诗,叫做《河传(春浅,红怨)》。那蓝山,那香消,那轻盈的梦境还在分分秒秒地发生。我斜倚在画屏旁,回想起自己曾经的经历。从前所有的一切都已成过去,只剩下这字里行间的相思。有一次,我记得那时候的垂柳叶和花朵,庭院里充满了蝴蝶的翩翩飞舞。值得一提的是,这篇诗的作者是纳兰性德,他是武英殿大学士明珠的儿子,是出生在满族的满洲正黄旗清朝名家。我是一位初著名词人,我的名字叫纳兰性德。小时候我虽然少聪颖,但读书过目即可吟诵。我继承了满族习武的传统,精通骑射。在书法、绘画、音乐方面我也略有造诣。康熙十五年,我考中进士,被授予三等侍卫,后来升为一等,成为武官正三品。我娶了两广总督卢兴祖的女儿卢氏,她被册封为淑人,诰封为一品夫人。可婚后三年,卢氏就去世了。吴江叶元礼为她撰写了墓志铭。后来我又迎娶了…… 我写过一篇词叫《河传(春浅,红怨)》,其中“双环”指门上的双环,“阑珊”指稀疏零落。词中描述了春天初至,花儿破土而出,却抑制不住相思之情,常常流出红色的泪珠。我斜倚在画屏旁,回想起自己曾经的经历。那时候有垂柳丝和花枝,庭院里充满了蝴蝶的翩翩飞舞。我盘算着往事,却发现它们都不再属于我,只能用“相思”这个字来安慰自己的内心。这篇词叫做《河传(春浅,红怨)》,描写的是微雨湿花时节,一位闺中女子难以言明的柔情。在微雨中,花朵中间,门被掩上了双环,芳香逐渐消散,只剩下她默默地流泪。前三句话唏嘘叹息,认为往事都已经过去,唯有心中的相思依然挥之不去。接下来三句话描述当时与所爱者相遇的情景,这一幕仿佛又在眼前重现。整篇词借助形象描绘,展现出绵长而又婉约的情感。 另外,这篇词经过艺术鉴赏,也可以看出一些深层次的意义。像是“春浅红怨”,这组词描写了女子的不安和忧伤,而“斜倚画屏思往事,皆不是,空作相思字”这段则是表达了绝望的内心状态。在古代,女子不能如男子一般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情感,因此在这篇词中,情感被压抑和藏匿,只能借助美丽的词句来表达。我认为,《河传》这首词虽然不能算得上纳兰词中的佳作,但其中流淌的清愁却让人心生感动。是春浅花落、微雨拂面时若有若无的清凉,又是相思梦醒后萦绕不去的哀怨感伤。但当我在一个安静的午后诵读这首词时,耳边却响起清脆的断裂之音。 这种断裂的声音像厚重的积雪压断脆弱的藤枝,又像剔透的美玉坠落在青石板上。韵律之跳跃、意象之翩跹、记忆之转化,让我不禁掩卷沉思,微微地叹息。 这首词是一阕节奏感极强的小令,用语婉约,却字字生动有力。句式变化多端,韵脚也不拘一格,带着清爽曼妙的灵动,在三句两句的字句间跃动。它格律的鲜明感让我想起白居易的一首琵琶曲:“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如果你以为纳兰词中节奏明快的部分代表了易安居士早期作品的明媚和单纯,那你就错了。就像“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那样的简单快乐,总是无法留住。就像最美丽的人间四月天终究会随着芳菲的凋谢而结束一样,纳兰词中更多的是慢慢流逝的感伤和拼命回忆。 人生就是这样,越是“当时只道是寻常”,“当时”之后就更加五味杂陈。随着时光的流逝,还有那些再也追不回、讨不回的经历。这种沧桑和无奈便是成长的代价。就像现代诗人张枣在他的《镜中》中写到的:“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了下来。”哪个人生中没有过让人回忆痛苦的事情呢? 垂柳丝、花枝、满庭蝴蝶儿,这些都是既见证了从前的欢愉场景,又目睹了今天的萧瑟景象。往事就像向下的流水一样执拗,总是不肯回头。离开的人也是这样,再也无法相见。这就是为什么“思往事,皆不是”,人不是了,景不是,就连心情也不是了。斜倚着画屏,只留下一个“空”字! 尽管心境“空”,但脑海中的景象却被纳兰安排得满满当当。我想很多人都有过这种经历:明明内心空荡荡的,却像被堵了个紧,想深呼吸,却只能叹息不停。就像斜靠在屏风前的我,思绪都沉浸在那些伤感的回忆中,那些无法挽回的过去。它们明明只要一触碰就会心痛,但还是会忍不住去想。梦已醒,春天也到了尽头,短短的几天相聚虽然像过去了很久,但我心中的思念却不知何时才能结束。 是啊,春雨渐歇,门扉关闭,细雨凉风惹恼了庭院里的花儿。在这些缤纷的花瓣中,小路上布满了悲伤。这一幕如画的小曲,就像一部寂静的纸上影像剧。你看那位从落花中走过的女子掩着眼睛叹息,手放在门环上,背影也带着寂寞和冷淡。 《河传》这个词牌不是很常见,据说是由隋炀帝杨广首先创造,经唐朝才子温庭筠完善,而纳兰的《饮水词》才是使用这个词牌的仅有九十句之一。然而,在这五十余字中,纳兰写出了一个完整的故事。他没有像大多数词人那样用秋天的黄叶、雁飞、冷风来写情感,而是用纯净的春天,用淋漓的细雨,展现出了他的悲伤和愁绪。我觉得这首词非常矛盾,既有明朗快乐的节奏,又有内心深处的悲伤和矛盾。主人公内心的纠结让这首词更加的矛盾,面对盼归难果、相思难以得到的愁绪,他既想停止这样的思念,却又无法忍受这份分离的痛苦。在纳兰的词笔下,主人公满腔的思念仿佛能从纸笔中溢出来,这或许也透露了词人自己的心事吧。 但我不确定这种矛盾是否会引起现代人的共鸣,那些执着于回忆的人们,是否觉得所有的季节都像冬天一样冷酷无情呢。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