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焘因惧怕王明于清明节叛逃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1938年,张国焘被来自于王明带给他的恐惧所笼罩,背叛了自己曾为之奋斗多年的民族解放事业,于这一年清明节借祭黄帝陵之机出逃,投奔了,令人扼腕叹息。 王明与张国焘都是曾经在历史上叱咤风云的人物。他俩彼此间曾有过较量,但以王明胜出张国焘败北告终。1928年夏,张国焘被委任为驻国际代表,在莫斯科工作了两年之久。适逢王明在中山大学学习,并开始在党内领导层崭露头角。两人互不相容,相处得极不融洽。 王明在米夫的支持下,控制了中山大学支部局,逐渐形成了以米夫为靠山、以王明为代表的王明教条宗派集团。这个集团从脱离实际照搬照套的教条主义出发,自以为是,自命不凡,结党营私,排除异己的宗派立场,惯用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的斗争手段。在好几次风潮中,将斗争的矛头对准了张国焘,使他吃了不少苦头。 1931年春,张国焘败在王明手下,被排挤回国,而后去了鄂豫皖苏区。 第二次较量是在延安。这一次张国焘败得更惨。 红一、四方面军懋功会师,、张国焘相拥而庆。然而,自恃兵强马壮的张国焘却拒绝北上企图另立中央。经历了南下的数次惨败后,张国焘不得不放弃南下的错误主张,三过草地,也北上到达延安。 张国焘到延安后,还是局委员,党的一系列重要文电,都有其署名。 驻国际代表张浩归国后,带来了国际的指示,负责人应由担任。张国焘接受了国际的指示,表示服从在党内的领导地位。 不久,西路军失败的消息传到延安,张国焘失声痛哭。联系到张国焘在过草地期间逼宫夺权的表现,左路军三过草地,南下川康的失败,1937年前后,延安各界纷纷要求批判和清算张国焘妄图党、红军的罪行。 一次,在与抗大学员面对面的会上,许多来自红四方面军的高级指挥员对张国焘遮遮掩掩的认错态度极不满意,对其批判甚为激烈。在此背景下张国焘只好亲自给中央局写下了检讨。他承认:我否定中央的路线,实际上是为了争夺红军的最高指挥权。 中央对张国焘的这份检讨比较满意,认为他终于部分地认识到了错误。 然而,没过多久,王明的归来却令张国焘如芒刺在背,并最终成了他叛逃的导火线。 那天,张国焘一如既往,早起晨练。不料,几名管理人员径直走上前,让他今天必须腾出他所在的那孔窑洞,供另外一位中央领导居住。他不解地打探,究竟是哪位领导。对方告诉他是刚从苏联归国的王明。 闻知是王明,已现怒态的张国焘在寒风中一激灵,冰冷袭击全身。 这次,王明是以驻国际代表团团长、国际执行委员会委员和主席团委员的身份回国的。 张国焘打心眼里厌恶昔日的宿敌王明,他在后来的回忆录中写道:王明当时俨然是捧着尚方宝剑的莫斯科的‘天使’,说话的态度,仿佛是传达‘圣旨’似的。可是他仍是一个无经验的小伙子,显得志大才疏,爱放言高论,不考察实际情况,也缺乏贯彻其主张的能力和方法,他最初几天的表演就造成首脑部一些不安的情绪。 惹不起躲得起。于是,张国焘悄悄带着家人,到山下一僻静处,另外找了孔窑洞,隐居起来。他心里默默地说,一定要找到王明的软肋,以出当年的恶气。他相信,以王明的无知与狂妄,肯定会出一些昏招,不愁抓不住其辫子。 但是,令他始料不及的是,王明先发制人,居然主动找上门来。王明首先告诉张国焘,曾被张国焘倚重的原西路军将领黄超、李特等已被当做托派分子,秘密处决了。张国焘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王明仍像当年在莫斯科一样,盛气凌人,不断以批评的口吻正告张国焘必须深刻检讨、认识错误,而且明确指出,张国焘犯了右倾机会主义错误且有托派特嫌。随后,王明在各种场合公开点名,批评张国焘,并将其错误进一步理论定性。 从这天起,张国焘心神不定,坐卧不安。如果说前一段中央对他的斗争和批判,他毕竟还能接受。王明的归来却使他产生了死亡的恐怖。他不会忘记,1931年1月中央六届四中全会后,上海地下党何孟雄、林育南就是在王明的打击陷害下,被当局逮捕,杀害于龙华。回想自己在鄂豫皖苏区大搞肃反,也曾杀害过不少红军将领。如果中央清算他的这些罪恶,后果也是可想而知的。从这时起,张国焘就打算叛变了。 就在这时,原四方面军重要将领何畏公开叛变投敌,张国焘的处境更加艰难。1938年4月,惊恐不安的张国焘借祭拜黄帝陵之机,从西安逃至武汉,然后公开叛变投敌。 张国焘变节是出于对死亡的恐惧,而给他带来这个恐惧的正是其老对头王明。 1938年4月18日,中央作出决定,开除张国焘的党籍。4月22日的《新华日报》公开发表了党中央《关于开除张国焘党籍的决定》。就这样,创始人之一的张国焘在人们的视野中淡出了,投奔了的他很快就被摈弃,过着很困窘的生活,最后冻死于加拿大多伦多的一家养老院,凄惨地客死异国。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