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诵的历史

author
2 minutes, 34 seconds Read

诵经的历史

古代历史诗_古诗词历史_古诗词中的历史知识/

诵经是一种传统的诵读诗歌、文字、文字的方式,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 最早的吟诵活动自然是吟诗。 人们普遍认为,诗歌起源于劳动,早在人类有文字之前就诞生了。 赵元任先生曾在《(新诗集)序》中指出:“诗不分时,诗亦咏,歌亦咏”。 因此,可以说,诗歌从原始社会诞生之日起就开始了。 ,开始被祖先们传唱; 诗词歌唱本来就具有全民性。

在周代,诗词朗诵是当时大学(即太学)和小学的必修课。 请参考以下文档:

《周礼·春观总伯下》:“以乐、行、道、讽、咏、言、语,教国之子”。

《礼记·文王世子》:“凡学(郑玄注,教也)诸侯学士,须适时。春咏,夏贤,夫子命之。”

《礼记内规》:“十年至三年,学乐、吟诗、舞勺。” 这就是官办学校为贵族子弟教授诗词朗诵的情况。

春秋时期,孔子率先创办私学。 这位精通音乐、文学的伟大教育家,非常注重将《诗经》的诵读与音乐、舞蹈结合起来。 他平时花大量的时间教弟子“诗三百首,弦诗三百首,歌诗三百首,舞蹈”。 其弟子中,子游、子路善唱《诗经》,曾子、原宪善唱《诗经》。这是文献中有记载的。不仅如此,据文献记载《太平御览》引《庄子》易章中记载:“孔子读《春秋》,老聃坐在灶上听。”可以使老聃听得津津有味,读得津津有味。 ,你可以想象孔子背诵《春秋》,《春秋》的水平一定很高。我说孔子堪称我国古代第一诗词朗诵名家。战国时期,《诗》、《书》、《礼》、《春秋》等经典作品至今仍被人们传诵。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时代产生了《春秋》三部传记,其中《公与秋》顾先生擅长读《春秋》原文:轻读、重读、慢读、急读。 不同的读法有不同的意义。 “节奏鲜明,以声传意,可以说是这两派背诵春秋的特点。此外,以精彩散文《离骚》为代表的楚辞也开始流行。” 《诗经》之后,不言而喻,人们吟诵、敬仰;屈原自己在《渔父》中说:“屈原被放了,流浪‘沿河岸边走边唱’”。 “行吟”就是行走、吟诵。 总之,在先秦时代,吟诵诗词已经成为中国人的传统。

五经/

五部经典

汉魏六朝是我国诵经研究取得重要发展的时期。 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由于统治者的推动,人们普遍十分重视吟诵诗书。

汉武帝时期,将《易》、《书》、《诗》、《礼》、《春秋》等五部儒家经典尊为“五经”,并尊为“博士”。太学特设五经讲授。 。 东汉时期,太学得到极大发展,智帝时期学生多达三万人。 不用说,这些职业学院的学生都必须念经、读经。 即使是那些读小学的孩子,也必须练习这方面的基本技能。 《汉书·艺文志》记载:“太史考试生者,能讽刺九千余言者,将为官。” “念”是念诵的意思。 汉代教育当局的这种规定,无疑会极大地刺激学童、学者拼命背诵诗书。 东晋王嘉记载了贾谊九世孙贾逵年轻时听经、读经的故事:

贾逵六岁。 他的姐姐听说她的邻居正在学习。 吃饱了,奎走到栅栏旁听她说话。 夔十岁,诵六经。 父亲说:“我从来没有教过你,你背过三墓五经吗?”

所谓“听读”,就是跟着别人背书的声音去读。 这个故事无疑说明了东汉著名儒家、文学家贾逵自幼聪明绝顶,背诵能力惊人。 《孔雀东南飞》中的女主角刘兰芝在出嫁之前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女孩。 当然,她并没有“讽书而为官”的愿望。 不过《诗书十六》,当时的社会提倡吟诵诗书,从这里也可以看出。 一处。

由于节奏理论的兴起,人们在朗诵时注重作品的音节美。 西晋陆机在《文赋》中首先谈到了作品中的节奏之美:“声音的迭代,如五色相交”。 。 “也就是说,作品中音节的变化,就像是由鲜艳的五种颜色织成的美丽的锦缎。沉约、周易等人到了齐梁,在研究自己的基础上,创立了声调和韵律理论。前人对诗歌的创作和欣赏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沉约在《宋书·谢灵运传》中提出:

夫五色相通,八声调和顺。 从玄黄到禄律,各有宜事。 欲变宫羽相时,应放声相抱:前有浮声,后须断声。 简单一句话,音韵完全不同; 两句话的严重程度是不同的。 只有达到了这个目的,才能用语言来表达。 至于先士毛智之作,讽高礼尚之作,子鉴之《汉经》,中宣之《巴安篇》,子敬之《灵域篇》,正昌硕峰之诗,直提其情,非以史为据。的诗歌,但都是根据音乐的节奏来调整,采用高前风格。

本段前几句讲的是如何使作品语言的声音变成“工语(相当于后人所说的平斜),低高,交织”,“声韵俱全”。不同”、“轻与重”。 “异”,在规律的变化中呈现和谐的音节美; 后句从节奏论的角度评价曹植、王灿等诗人的作品,称赞他们的名篇作品因“节奏调韵,高前格调”历来赢得人们的讽刺朗诵和欣赏。与沉约同时代的刘勰,在其文学巨著《文心雕龙》中,专门撰有“音律”一章,此外还阐述了音律理论。他特别强调“雁池之声画,以吟咏来表现”,也就是说,作品音节的美丑必须通过吟诵来辨别。

古诗词中的历史知识_古代历史诗_古诗词历史/

我们来看看《世说新语·文学》中记载的一个六朝人在作品中享受音节之美的例子:

袁祜年幼,家境贫寒,就当运输、出租的仆人。 谢振熙乘船航行,夜色微风明亮,听着江珠商船上的珠石声,十分感慨。 他背诵了五个他以前从未听过的单词。 不禁派他去审问的正是袁子永琪的诗《历史颂》。 因此,如果你祈求它,你就会得到很大的回报。

刘骁引《晋阳秋续》云:“虎在包船中讽刺游动,声音清亮,辞藻精妙,是商所闻所未闻的。” 可见袁祜的游诗令谢尚无法欣赏。 原因之一是袁胡庸的诗声实在是“清辉”动听。

由于佛教、道教音乐的影响,吟诗的语气得到了丰富和发展。 我们将在本书第七章讨论念诵语调时详细讨论这一点。

古诗词历史_古诗词中的历史知识_古代历史诗/

到了唐代,出现了节奏严谨、声调铿锵的现代诗。 整个诗歌创作进入了百花齐放、色彩斑斓的黄金时代,诗歌朗诵也更大规模地拓展。

唐朝的很多皇帝不仅会写诗,而且还喜欢吟诗。 请参阅以下记录:

胡振亨《唐隐规鉴》卷二十七:“唐代学者初以谋略、经书为重,后以诗词为重,中后期以后,师亲读之,举足吟诵。”诗词,叹时日已逝。或归小业,请教名声,袖中取卷,给班门生机会。士人有志于争名胜,勤于工作节奏。”

右郭《全唐诗》卷一:“(文宗)诵杜甫《曲江篇》曰:‘江头宫殿千门锁,谁是青柳新香蒲? ‘ 由此可见,天宝之前塔楼已十分繁盛。郑注是“他命神兵出兵,攻打曲江昆明二塘,徐公卿立亭”。 卷二:“宪宗时,北狄与寇交界,群臣报之,古之成亲有五利,无千金之费。和帝曰:”听说有个学者会写诗,只是名字有点晦涩难懂。 是谁啊?”宰相说馍空寒,太阳升起。皇帝便吟道:“山上青松上的尘埃与云泥怎能融为一体呢?”相亲?天下多马好马瘦,大王却不会抛弃可怜的卧龙。千金不一定能改变一个人的本性,但一个人的承诺永远是自杀。没有办法学者不感恩,仍报恩人。” 臣对日曰:“此为荣玉诗。”……臣遂不再与荣议和。又曰:“德宗幸有慎之聪、如意六两匹马,号曰”。一日,有一人入瑞边,曰:“吾有二匹马,今得三匹奇马。”殷殷令《官调马诗》曰:“鸳鸯新赭白牙,青蹄飞舞于晨花间。 玉竿初喷泡沫,金鞭欲落却不能嘶鸣。”

唐代皇帝也喜欢听大臣吟诗,比如:

景隆中,中宗宴请群臣,让大家各显神通。 张曦跳《檀蓉娘舞》,宗金清跳《混陀》,张洽跳《黄慧》,杜元彦念《婆罗门咒》,(李)星岩唱《驾西河》,卢藏模仿道士。上一章,国子监四爷郭山云让他背诵两首古诗。 还没等他背完《鹿鸣》和《蛐蛐》,李翘就拦住了他,说诗中有“好欢乐无穷”四个字。

虽然郭善云没有念完这两首诗,但可以看出唐中宗对诵诗很感兴趣,并将其视为与舞蹈和音乐一样可以欣赏的艺术。 郭山云的诗朗诵一定也很好。 ,不然的话,你怎么敢在那个场合表现出你的尴尬。

唐朝的诗人群星璀璨,个个都是诗词爱好者:或自吟,或背诵别人的作品,或听别人朗诵。 这方面的信息很多,让我们举几个例子。 :

《古今诗词》:“上官仪清早入朝,行洛堤,月色行,缰绳赋诗,声韵清朗,神状如神”。 ”。

李白《游泰山六首》(下):“清斋三千日,夹缝中写经,吟诵有所得,神明守护我形。”

杜甫《解闷诗十二首》(下七):“修养心灵,乃灵魂生存之本,新诗可重写,可久诵。” 又《夜听徐适吟诗,情作文》:“吟诗饱游,四诗皆逸。”以手观捶钩,听捶声。带着一颗纯洁的心。”

黄彻《碧溪诗谈》卷十:“《银华录》记载,吴兴僧焦然乘船游览魏苏州,作古诗十余首,为志。魏全不称赞他。 ” 骄然大失所望,明日写旧本呈上。 苏州大叹,因字明晰:“差点失了名声。 为什么不只是表达你对你工作的欣赏,反而表达你对我的蔑视?”

白居易《白发》:“终日歌唱如疯老,久病如瘦仙。” 《全唐诗》卷806:“寒山子,不知何人,住天台唐兴县寒岩,时来往。国清寺。以桦皮为冠。”还有布皮鞋,有的在走廊里唱歌游动,或者在乡村别墅里唱歌尖叫,没人能认得出来。”

时代造就伟大的诗人,人们喜爱吟诵优秀的诗歌。 “李杜诗传千口”,这种说法一点也不夸张。 事实上,除了李、杜之外,当时还有许多诗人的名诗被广泛传诵。 这里有一些例子:

《全唐诗》卷一:“(李白药)思念深沉,尤长五言,连樵夫、童子、牧人,皆唱讽刺。”

卷三:“(朱)庆余会见好友水部郎中张继,请示庆余新旧篇,选二十六篇,收于袖中,赞之。时人与书同名,故皆抄录,讽刺刑罚,遂考中科举。

段成式《酉阳杂祖》:“于隐请客背近代诗人的好诗,其中一诵贾岛故国已别多日,无故友。马岱猿啼于场”。洞庭之树,人木兰舟,亦有“白骨消失,金镞在”,有僧吟“寒绝江来,一日尽尽”。 。 有一天,山峰被围住了。 远方平如沙。”又有“门开叶落深”。有咏张祜曰:“江边过关。 一日山起。”又有“泉声至池尽。”灵准和尚有诗云:“晴日望浩瀚汉水,感仙山”。秋高气爽。”朱景轩有诗曰“秋先去赛红”,边草夏长。潮”、“采药声渡泉”、“林池秋半留,风雨夜来晚”。

这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白居易的诗歌因其通俗易懂的语言而被更为广泛的传诵。 “这二十年来,禁省、寺庙、邮局的墙壁上,写满了各种各样的文字,王子、妃子、牛仔等等,马走的话都是真的。” 就连《长恨歌》、《琵琶歌》等长篇作品也赢得了国人的广泛喜爱,以至于“男孩子演绎《长恨歌》,胡儿能唱《琵琶篇》。”

总之,在唐代,从皇帝到大臣,从文人墨客到乡民牧童,从僧道士到宫女歌星,吟诗成为一种普遍的爱好,一种时代的时尚,也是诗歌繁荣的重要因素。 迹象之一。

唐代的文生读书时也喜欢用诵经。 韩愈是古文运动的倡导者。 他在《金学解》中形容自己平时“口不断地诵读六艺之文,不断地手着百家之汇编”。 古文运动的另一位倡导者柳宗元在《与友讨论文献》中写下了这样的话:

偶尔听说想看蒲的文章,……金苍蒲写的四十八篇文章合并为一篇。 他回答说:“现在文集已经编成,请管书的仆人给你朗诵一下。” 这自然是谦虚的说法,但却说明了唐代诵经的普遍现象:连《知书藏头》都能“诵”,何况读书人呢! 不仅如此,韩愈还在《回李亦舒》中提出了“气盛时,言辞得当”的名言:

气,指水;气,指水。 词指的是漂浮的物体。 水很大,大大小小的东西都浮在上面。 气与说话相同。 气强则言语宜短或长,声音宜高或低。

在他看来,如果文章的气势宏大,那么句型的长短和声调的高低自然就会相匹配; 也就是说,文章的气势体现在句型的长短和声调的高低上。 这句话无疑对古文的创作和朗诵具有积极的指导作用。

古代历史诗_古诗词历史_古诗词中的历史知识/

宋、元、明、清时期,诵经研究进一步发展。

首先,这一时期出现了大量广为流传的启蒙书籍。 例如北宋编撰的《百家姓》,南宋王应林编撰的《三言经》,南宋谢枋德、明王祥编撰的《千家诗》,明吕德生编的《儿童语》、程登济编的《童学》《琼林》、萧良友编的《龙文编英》、清代编的《增广贤文》、《弟子规》李毓秀等编的《千子规》,以及此前曾流传的南朝梁周行嗣编的《千子规》。 “子文”,由于这些启蒙读物大多用韵文书写,读起来朗朗上口,易于背诵和记忆,内容满足识字和普及文化知识的需要,因此在民间广泛流传。人民。 我们将从以下材料中了解到这可以在:

南宋陆游《秋郊居》(八诗七):“冬童读书,邻里喧闹,据此,愚儒惜己。放弃后,村书里,他们关门睡觉,常年不见人面。” (自诗下)注:“农人十月送子上学,谓之冬学。所读之如《杂字》、《百家姓》,谓之村书。”)

明禄德胜之子吕坤在《读童语序》中写道:“小儿学帝言,如说话,皆鼓掌跳来诵,虽是女子,闻之亦乐”。他们大笑,他们受到了最大的启发。”

清末李恩寿指出:“明贤的《龙文变影》流行已久,童子入学后,就成为他父亲的老师,教他如何在闲暇时背诵。”时间。我很高兴这些话并不刺耳,而且笔记里有很多官方的东西。”

启蒙读物的流行,极大地普及了传统的读书方法,其影响一直持续到解放前。

其次,这一时期朗诵的作品不仅有一直处于正统地位的诗歌、散文,也有新的歌词和音乐。 词最初是随着音乐而唱的。 为什么人们还要用背诵来欣赏呢? 整个故事将在本书的第三章《背词》中讲述。

其次,这一时期的唱腔受到戏曲音乐的影响而得以丰富和发展。 这一点将在本书第七章的“背调”部分详细讨论。 最后,这一时期的诵经理论研究得到了极大的加强。 例如南宋的朱熹、元代的刘基、明代的李东阳、唐顺之等,都对诵经研究提出了许多精辟的见解; 尤其是清代桐城派作家提出的“以声求气”的理论。 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对人们的诵经实践起到了很好的促进和提高作用。

朱自清/

朱自清

随着“五四”新文化运动,传统文化受到猛烈冲击,口号一度被人们忽视。 朱自清先生曾在一篇文章中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以前在私塾教学时,老师照例朗读,学生朗诵。 早年学校教授古文,至今仍如此。 五四以来,中学及以上语文教学中不再采用这种方法; 然而,小学语文教学的旧方法仍在沿用。

五四以来,人们喜欢用“头尾”一词来形容那些痴迷古文的人。 摇头摇尾是念诵时的丑陋行为,虽然念诵时不一定要摇头。 从此,年轻的语文教师不敢在课堂上背文言文,生怕被人嘲笑、嘲笑他落后于时代。 学生自然会有偏见。 有一次,清华大学举办读书会,有一个背诵古文的节目。 会后,一位才华横溢的学生表示这个项目毫无意义,他不感兴趣。 那是民国二十年,五四运动已经十多年了。 经过这么多年在学校的忽视,即使是最有才华的大学生也有这样的偏见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这也是教学上的一大损失。

反对封建文化自然是时代潮流,也是“五四”运动的一大成果。 然而,已经广泛使用了数百年并被证明对阅读诗歌、文字和文本有效的朗诵,也将其作为封建事物而废除,不能不说是这场运动中的一种偏见。 许多有识之士对此举给学校汉语教学和国人欣赏古典文学作品造成的损失表示遗憾。 因此,从20年代、1930年代到1940年代,许多著名的教育家、学者、作家不断地为背诵传统做出了各种努力。

夏丐尊/

夏北尊

叶圣陶/

叶圣陶

一是大声呼吁学校汉语教学恢复传统诵经方式。 20世纪30年代初,夏北尊、叶圣陶两位先生以中学生故事的形式合写了《文心》一书。 书中,“王老师”对中学生说:

读书本来就很重要。 过去,大多数读书的人不学习语法,也不注重解释。 他们只花了很多时间读书。 他们日夜阅读。 读完之后,文字自然就流畅了,文意自然就明白了。 ……最近,学生虽然嘴上说在学校“读书”、“学习”,但实际上却很少读书、读书。 大多数学生只做一个“看”字。 其他科目我不关心。 例如,汉语和英语都是语言科目。 不但要用眼意,还要用眼意之外,还要用口耳。 读书是一种心、眼、口、耳并用的学习方法。

这一倡议得到了朱自清先生的热烈响应,他写道:

现在大多数学生不能欣赏古文、古诗词等,也不能写文言文。 恐怕这是他们不会唱歌、懒得唱歌的主要原因之一。 虽然笔者并不提倡学生写文言文,但根据课程标准,大多数学生的这两种现象似乎是教学中的一大损失。 近年来,有些人逐渐看清了这个道理,重新强调念经的重要性; 比如夏北尊先生和叶圣陶尔先生的《文心》就有很好的见解——他们提出的一些吟诵古文的符号也简单实用。 作者主张在学校恢复旧的阅读方式,诵、读、说并重。

后来,叶圣陶先生与朱自清先生合着了《精读导读》一书,由商务印书馆于1942年3月出版。背诵:

背诵时,你不仅在理智上理解所学的内容,而且还可以亲身体验。 不知不觉中,内容和原则就变成了你自己的。 这是最珍贵的状态。 学好汉语,必须达到这个水平,才能受益终生。

夏、叶、朱都是当时的著名人物。 他们大力提倡诵读,自然对大中小学语文教学中恢复传统读法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赵元任/

赵元任

二是研究念诵本身。 据笔者所见,有以下论着。

20世纪20年代,唐岳先生发表文章《散文韵律考》,指出古典散文和诗歌一样,也有韵律,并发出呼吁:“作者很希望国内有人将针对此事进行精准研究。” 后来,1927年8月,当时在清华大学任教的赵元任先生为他的《新诗集》作序,其中精辟地论述了“吟”与“歌”的区别与联系。

20世纪30年代的诵经研究经常引入西方的一些概念和理论。 首先,吴世昌先生在1933年出版的《文学季刊》创刊号上发表了《诗歌与语言》一文。这篇文章从诗歌的场所和方法的角度详细讨论了古典诗歌的声音和读者的情感。发音,以及读诗的心理。 情感之间的关系,虽然有些说法值得商榷,但也不乏精彩之处。 随后,黄中苏先生于1936年出版了《背诵法》一书,可以说是第一本专门研究背诵法的书,被钱季波先生称为“当代绝学”。 书中虽然也讨论了文体散文的读、说方法,但主要讲的是古诗词的背诵方法,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20世纪40年代初,洪深先生花了两年多的时间写了一篇长论文《戏曲朗诵和诗歌朗诵》。 这篇长文不是专门讲古诗词的朗诵,而是在戏曲诗词的朗诵中,“求共,共中求异,新旧交融,东方与西方”一起培育”。 读者读完后会得到很多启发。 In addition, Mr. Zhu Guangqian’s “On Poetry” published in 1943 and “The Sound and Rhythm of Prose” collected in “Talking about Literature” published in 1946 both involve the recitation of ancient poems. Although they are not monographs, they have true knowledge Insightful.

The third is to practice and engage in reciting teaching. What should be mentioned here is that Mr. Tang Wenzhi (1865–1954), a famous modern educator and master of Chinese studies, learned the method of reciting ancient prose from Wu Rulun, a giant in Tongcheng, when he was a diplomatic mission to Japan in his early years. He has presided over Wuxi Chinese studies since the 1920s During the training school, great emphasis was placed on the recitation of ancient poems. He put forward the sixteen-character reading method of “familiar reading and careful review, step by step, humility and comprehension, and personal observation”. “, people at that time scrambled to follow suit. In 1934, the Shanghai Great China Record Company recorded a record of him reciting ancient poetry, which was widely circulated in society. Mr. Tang presided over the Wuxi Sinology Specialized School for 30 years, and trained batch after batch of specialized talents in Sinology. Many of them later became famous scholars, and Tang tunes were well inherited and carried forward through them.

After liberation, in general, chanting was not very fashionable in the teaching of classical literature in universities and Chinese in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s, and failed to attract the attention of the people of the country. But it should be noted that on a national scale, the tradition of chanting has not been lost. In the period of loose thinking, teachers of classical literature in universities and Chinese teachers in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s, who can recite and recite, will often shake their heads and recite when the teaching is exciting or the lecture is happy. At this time, they will surely win the applause of the students. After the “Gang of Four” was overthrown, especially since the implementation of reform and opening up, with the slogan of promoting the excellent national culture deeply rooted in the hearts of the people and the expansion of foreign cultural exchanges, reciting has gradually become more and more important to the people of the country. Prosperity opportunity: In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not only those classical literature teachers who can recite and recite can pay attention to the art of reciting in their daily teaching, but also some schools have set up reciting classes and held reciting lectures to teach students the art of reciting. Many ancient literature research associations and poetry societies often arrange to recite poems when they hold meetings; radio stations and TV stations sometimes broadcast programs about recitation knowledge lectures; There are various forms of poetry reciting activities; exchanges of poetry reciting at home and abroad are increasing day by day; research on reciting is also showing signs of becoming more popular. This is an important opportunity. The author believes that if we can continue and expand the above-mentioned activities, then one day the study of chanting will flourish again in our ancient oriental civilization.

Simi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