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宝珊子女:父亲带树皮向反映问题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甘肃有好几位着名知识分子被划为,其中水梓被定为极右分子。父亲得知此事后很痛惜,他对身边亲近的人说:这么多知识分子,怎么一夜之间都成了?全国开会期间,在怀仁堂休息时,父亲亲口向毛主席作了汇报。他对毛主席讲:甘肃是个很穷苦的地方,知识分子非常缺乏。把仅有的几个大知识分子划为是不应该的。毛主席问他都是哪些人,父亲将水梓、张维、张心一、杨思、冯国瑞等当时甘肃着名学者一一作了介绍,对当时已定为的水梓、冯国瑞起了重要的保护作用。 建国以后,由于缺乏经验,急于求成,操心太切,左的氛围越来越浓,与日俱增。1958年提出,要跑步进入主义社会,最终酿成了饿死人的悲剧。甘肃深居内陆,自然环境严酷,基础条件差,素有苦瘠甲于天下之称,当时省内不少地方也出现了饿死人的情况。对此,父亲忧心忡忡。这一时期,他经常下乡调研,特别是到最穷最艰苦的地方去,了解真实情况,苦寻解救办法。有一次,父亲到永昌县焦家庄一带视察,发现当地群众多面带菜色,身体浮肿,普遍吃的是榆树皮面和野菜一起烙成的饼子。他特意把这种饼子带回来,给家里人看,对我们这些孩子说:你们看看,人在福中要知福,农民现在就是以此果腹,在饥饿线上挣扎。父亲并未就此作罢。他决心顶着压力,把榆树皮野菜饼子带到北京,向党中央毛主席反映真实情况。这份特殊的礼物经由中央办公厅转交毛主席。毛主席收到以后,脸色很沉重,只讲了一句话,我在延安的时候尝过这个东西,很难吃。 1962年习仲勋同志因为小说《刘志丹》被打成彭高习集团的主要成员,遭到诬陷和。父亲去北京开会时,利用在丰泽园毛主席请吃饭的机会,问毛主席:你经常说仲勋年富力强,堪当重任,有培养前途,怎么能现在又了呢?毛主席回答:人是变化的。在当时非常敏感的氛围下,一般人躲之唯恐不及,而父亲不避风头、不惧嫌疑,敢于在毛主席面前辩护,足见其刚直敢言的品格。 简朴敬贤 父亲出身贫寒,一生勤俭,最恶奢华。平常生活多是粗茶淡饭,一般就吃些家乡饭菜,如一锅子面、浆水面、面水馓饭(豆水与面搅拌的一种小吃,味发酸)。即便是领导和朋友来了,多是在家里宴请,从不动用。除非是省委和省政府的公务活动,才会去兰州饭店或宁卧庄宾馆用餐。父亲的穿戴也很简朴,皮鞋只在重大行政活动时穿,平素一直穿家人做的布鞋。父亲一生从不做寿。1944年,父亲还在晋陕绥边区总司令任上,正值半百之年,身边的人想给他过五十大寿。父亲闻之,只身骑马去了郊外,回避过寿之事。作为一位高级将领,父亲的清白简朴之风,给后辈们竖起了标杆。 上世纪50年代后期,时值我国第一批红旗轿车出厂,友人赠送父亲一辆。当时父亲乘坐的是一辆美国产的道奇牌轿车,车小而旧。我们看到来了新车,都非常高兴,催促赶紧换了。但父亲执意不肯,他说:我住的地方出行之路窄小,路两边都有老百姓做生意,我坐原来的车已经习惯了,这个车虽然旧点,但车身小,出行方便,不扰民。后来他把车交给甘肃省政府作为接待用车。父亲平常用车也非常严格,亲属除了有紧急病痛,一般不许使用。 父亲虽出身行伍,一生戎马,但非常重视文化工作,也乐意交文化艺术界的朋友。父亲与齐白石、徐悲鸿等绘画大师交往颇深。上世纪50年代,父亲延请许多文化名人到甘肃考察,其中有叶圣陶、郑振铎、吴作人等,请他们参观麦积山石窟、敦煌莫高窟以及炳灵寺石窟等历史遗存,征求他们的意见建议。为了繁荣甘肃的文化艺术,父亲还先后邀请谭富英、裘盛戎、杜近芳、叶盛兰、梅兰芳等戏曲名流到甘肃考察献艺,开阔甘肃人的眼界,营造良好的文化氛围。 父亲与元老、大书法家于右任先生更是数十年患难之交。从1918年他们两人结识后,几十年风云变幻,终成莫逆。抗战期间,于右任先生曾到甘肃考察,做散曲《谒成陵》(越调天净沙):兴隆山畔高歌,曾瞻无敌金戈。遗诏焚香读过,大王问我,几时收复山河?脍炙人口,流传甚广。解放以后,因为种种原因,于右任怀着痛苦、矛盾的心情去了。于右任在曾做《望》一诗: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不可见兮,只有痛哭。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天苍苍,野茫茫;山之上,国有殇!父亲割舍不下几十年的情谊,总是关心、打听于右任先生的消息,经常接济他留在的夫人高仲林女士、女儿于芝秀女士。上世纪60年代,父亲还亲笔写信两封致于右任先生,由中央广播电台向地区广播。 1954年,着名作家、政务院出版署署长叶圣陶到兰州视察工作,他不愿意住在宾馆,乐意住在我们家。公务之余,与父亲谈诗论画,其乐融融。其间,叶圣陶作诗一首,亲笔篆书赠与父亲: 远访兰州胜,清辉始获亲。 问年俱甲午,同愿为人民。 园果尝新味,容斋绝点尘。 高情何可报,诗就意难申。 斯人已逝,风范长存。父亲一生践行爱国和平的理念,廉洁刚正,重才亲民,广结善缘。戎马倥惚之际,他仍自强不息,好学不倦。他再三告诫我们,要努力学习,勤奋工作,自觉参加劳动,不能搞特殊化。数十年过去,弹指一挥间,他的谆谆教诲,言犹在耳。今天,作为邓宝珊先生的子女,我们将继续保持清白家风,继承他的遗志,弘扬他的精神,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尽绵薄之力。 (注:本文由邓宝珊先生之子邓成城,女儿邓惠琳、邓引引、邓文文讲述,萧光畔、曹树林敬录)
 

Similar Posts